咸鱼清

在下,杂食
既画图也写文。技术一般多包涵 :-)

咕咕咕

我终于把第一篇债还了!!
题目和文没什么关系,群里给的梗非常可爱,但是我写的一点都不可爱_(:з」∠)_
  
——————————————————————————————————————————
 
 
  黑云翻涌,不见一丝月光 ,暗香隐去身形,轻功跃上树冠,屈身将自己的气息藏匿起来。一双猫眼静观举着火把的官兵吵嚷着从树下跑过,直到周身只剩下虫鸣才缓缓呼出一口气。
  暗香转了转僵硬的脖颈,再次屏息细听了一会,才起身跳下树。脚还没落地,耳边忽然“嗡”的一声,没来得及反应便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暗香睁眼的时候,以为自己被香灰埋了。
  浑身都是香火味的暗香挣扎着坐起身,刚想活动一下手脚,却发现自己的手……翅膀上缠着绷带。
  “……”身为一个刺客的修养动摇了一下,暗香强做镇定的看了一眼自己满身的羽毛和圆滚滚的身体,最后对着自己熟悉又陌生的鸟爪发出了一声质疑的“咕”。
  这一定是个梦吧。暗香思考着。人变鸟实在是超出常规了,况且,暗香平生最讨厌香火味,这种破地方不能久留。想到这里,暗香重新躺下,合上双眼准备逃离这个可怕的梦境。
  “师兄,小猫头鹰还是没醒!”一个清脆的童音响起,暗香不可查的皱起眉。这小孩真是吵闹,若我还是人形,一个荼靡乱舞就能让你闭嘴。
  “现在是白天,到了晚上它自然就醒了。”师兄温柔的向小孩解释道。打发走了小孩,那人又在香炉里添了一柱香。
  这一屋子香烟滚滚,熏得暗香只能睁眼坐起来怒瞪眼前的和尚。
  “醒了?”少林伸手去揉小鸟脸颊上的软羽,却被狠狠啄了一口。和尚也不恼,收回手继续说,“昨夜几乎没有月光,若不是我眼尖,你怕是要没命了。”
  暗香瞬间炸毛,难道自己变成这副糗样,是这妖僧搞的鬼?
  “看你这个头,还是只雏鸟吧?待你伤养好,我便送你回去。”少林将身旁叠放整齐的外衣披上,再次伸手去抚摸小鸟的头顶。
  听了这番话,暗香才卸下心防,任由对方抚摸。看来这傻子还真以为我是只鸟呢。
  
  
  自此暗香便跟着少林吃住同行,但是说实话,少林的伙食真心朴素。和尚们吃素就算了,连他一直鸟都得跟着受苦。每天都得忍受着没有荤食的煎熬,暗香觉得自己恢复以后肯定还能再瘦几斤。今天也是没有肉吃的一天,小鸟站在少林肩头用力叹出一口气,吃掉了少林碗里最嫩的菜叶。
  在少林的照料下,暗香的伤势好了大半,至少不用再缠着绷带。暗香感受了一下体内真气的流动,大概再修养几日就能痊愈,等恢复了人形,第一件事就是要把这些天缺失的脂肪全部补回来!  
  由于受猫头鹰习性的影响,暗香白天总是昏昏欲睡,但一旦到了深夜,便精神抖擞,丝毫没有睡意。床上的少林响起了轻微的鼾声,窗外的月光悄然撒下,将小鸟毛茸茸的身躯笼罩起来。
  正无聊的发着呆,暗香忽然觉得身体一沉,回过神时,自己居然恢复了人体。惊喜之下,暗香一时竟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少林忽然翻了个身,惊得暗香像动物一样浑身一僵。
  “……”
  少林似乎说了句梦话,但是咬字模糊并不能听明白。暗香不由得好奇起来,悄悄凑上前去侧耳聆听。
  少林的嘴唇动了动,深深倒吸了一口气。暗香凑的更近了些。紧接着,少林在暗香耳边打了个巨响的喷嚏。
  “!!!”暗香毫无防备的被喷了一脸,身体本能的弹起,耳朵甚至进入了短暂的耳鸣,方向感也跟着混乱起来。脑袋狠狠的撞到身后的桌沿上,掀翻了桌面上的佛珠与砚台,砸了暗香一身。肩膀上的伤口也再度撕裂,鲜血很快染红了大片的衣衫。暗香只觉得眼前忽明忽暗的,大脑又开始感到晕沉。这是最让他讨厌的感觉,这种无法操控自己意识与身体的无力感。在再次失去意识前,暗香非常后悔自己没去好好吃一顿全肉宴。
  
  
  暗香第二次以猫头鹰的形态苏醒,翅膀上也换上了新的绷带,暗香瞥了一眼向自己投来担忧目光的少林,在心里冲他翻了个白眼。
  臭秃驴!!暗香发出了一连串抗议的“咕咕”叫。
  
  
  为了能恢复的更快一些,暗香开始跟着少林打坐冥想,不过也只是在少林的吟诵中昏昏欲睡罢了。虽然这些天在寺里过着无所事事的生活,但是少了那些杀伐,暗香心里也确实静了不少。
  少林低吟佛经的声音不急不缓,非常沉稳,卧在他肩头打瞌睡的小鸟似乎把佛经当做催眠曲,睡得正香。细密的羽毛蹭的少林脖颈发痒,少林停止了吟诵,嘴角不可查的露出了一丝微笑。
  “应该快了。”少林低声呢喃道,将手中的佛经翻了一页,在金色的梵文之后,泛黄的纸张上写满了黑红色的咒文。
  
  
  人形状态的保持确实与暗香的伤情有着直接联系,经过一段时间小心翼翼的保养,每当在有月光的夜晚,暗香都可以短暂的从鸟的形态转换成人形,但是只有毫无规律的短短几个时辰,连一晚上都无法维持。
  这件事第一次发生的时候,暗香并不知情。兴冲冲的跑去酒楼开了一间单间喝酒吃肉,酒还没上头,就感觉体内的真气一阵躁动,一眨眼又变回了猫头鹰的模样。酒钱也没法付了,暗香只能跌跌撞撞的往少林寺赶。
  第二天自己的大名被酒楼挂出来四处追债,而迷了一晚上路的小鸟好不容易才被焦急的少林带了回去。之后,暗香也不敢再乱跑,即使有机会变回人形,也只好坐在窗边学薛宝宝数星星。
  少林每晚都睡得很准时,从来都不会撞上暗香变身的时间,所以暗香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真身会被发现。如今体内真气的流动已经变的十分有序且稳定,暗香暗自盘算着,不出三日,自己就可以完全摆脱这副弱小的身躯了。
  次日晚,少林由于誊抄经书耽误了平时入睡的时间,暗香为了秘密不被发现,一直聚精会神的压抑着体内翻涌的力量,无力顾及身旁的少林正以何种眼神观察自己。
  少林将小鸟捧在手心,食指轻柔的抚摸着小鸟颈边的软羽。半晌,少林眼里忽然闪过一丝狡黠,他轻笑一声,道:“时间差不多了吧,你还挺能忍的。”
  暗香心下一惊,真气紊乱了一瞬,终于压制不住逐渐膨胀的力量,变回人形,一下子被锁在少林怀中。
  “臭秃驴,果然是你搞的鬼!”暗香怒极,刚想反抗却被少林先手一个惩戒锁住了内力,无法行动。
  “那天夜里若不是我出手,你可能早就丧命了。”少林不疾不徐的将暗香圈进不动明王中,便收回了禅杖。
  “那也比被你变相囚禁在这里要好的多!”暗香被困住手脚不能行动,便将怒气全部通过语言来发泄,“滥用妖术以达私欲,你还真好意思跪在佛前诵经!”
  少林一挑眉,含笑道:“那施主可否说说,贫僧这所谓的‘私欲’是什么呢?”少林的瞳孔逐渐变的血红,不动明王上旋转着的金色梵文也跟着变成黑红色的咒文。暗香感觉身体被越缚越紧,内力也在以极快的速度流失。
  
  
  “那便是你啊。”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