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清

在下,杂食
既画图也写文。技术一般多包涵 :-)

物是人非

       Greed是欲望的集合体,他们没有生命,也就无所谓生死。

       但是人类不同,人的寿命转瞬即逝,从出生到衰老直至死亡也不过眨眼之间。

       就像火野映司那样。
   
————————————————

       森幽的音乐响起,头顶落下几束血红的灯光,奇装异服的男生女生慢悠悠的转过身,原本僵硬的五官忽然绽放出笑容,齐声贺道:“万圣节快乐!!”

       大门应声敞开,人群欢呼着涌进了这家餐饮店,或衣着鲜丽,或妆容诡异,而室内的音乐此时却转换成了欢快的旋律。

       “本店会为今晚装扮了的客人送上迎宾酒哦!”带着巫女帽的女性高声宣布,人们又是一阵欢呼,紧随其后的便是一声声开启木塞的闷响。
      
       今天是万圣节,多国料理店按照惯例,将店内装潢成鬼怪的巢穴,连菜单上的菜名都带着浓郁的万圣气息。客人与工作人员全部打成一片,还有不少少男少女拉着服务生合影留念,气氛一如既往的热闹非凡。

       独自隐在角落的ankh扫了一眼陌生的人群,默不作声的打量先前点的火鸡,连自己都没发觉得叹了口气。店主已经不再是那个会为自己端来一大盆冰棍的烦人的家伙,身着吸血伯爵装的店员也不再是那个执着于傻气的正义的男人了。

       ankh无声把玩了一会手中的刀叉,扔下面前还剩下一大半的火鸡离开了料理店。

       数十年的流逝,ankh明白了什么叫物是人非。

       好不容易迎接完一大波客人的店员总算注意到了被抛弃的那半只火鸡,刀叉胡乱的插在鸡肉上,椅子歪在一旁也摇摇欲坠。心情不好么?他想着:不过,那个客人好像没有付账吧!
    
     
       比起店里的喧闹,已经入夜的街道上显得无比冷清,毕竟万圣节并非日本的节日,人类只是喜欢凑凑热闹罢了。ankh独自来到广场上,找到边缘处的一张石凳坐下。广场中央只有一些带着孩子的父母和散步的情侣。黑夜中荧光色的头饰随着幼童们的奔跑晃眼的厉害,软糯的笑声和草丛中的虫鸣交织,让ankh觉得有些莫名的烦躁,真是令人讨厌的节日。

       突然想起刚才在料理店里被店员强行带上的恶魔角发箍,ankh皱了皱眉将发箍摘下随手扔在了地上。红色的光芒在ankh脚边映出一片光晕,像是燃起的一簇火苗,却没有一丝温度。

       ankh正盯着地面出神,视野中突然出现了一片黑影向着自己移动过来,一个幼童走到ankh面前蹲下,短短的黑发在尾梢略微翘起,一双乌黑瞳孔小心翼翼的和ankh对视着。

       “走开,臭小鬼!”ankh像往常一样不耐烦的说道。

       小男孩并没有离开,反而露出了一个笑脸,认真道:“大哥哥,你的东西掉了。”他冲ankh伸出手,手里握着的正是ankh刚扔掉的发箍。

       “多管闲事!”ankh嗤声,撇开脸不想理会他。

       然而出人意料的,小男孩将ankh抱在胸前的手拉开,执意将发箍塞到了ankh手中。

       “你真的很烦啊!”ankh愤怒的抽回手,另一只手紧握成拳。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曾经受到某个笨蛋的影响,ankh并没有做出伤害到那个孩子的行为。

       小孩似乎终于被吓到了一般怔了一下,低下头露出委屈的模样,眨巴着一双大眼睛,路灯下还有些泛水光。

       早就被那些人类磨软了性格,ankh此时竟有些心软,犹豫片刻,伸手夺过了小孩手里的发箍,扭开脑袋让卷曲的刘海遮住脸上的表情,嘴硬道:“切,这点程度就哭了。”

       片刻的沉默,清脆的童音在ankh耳边说道:“大哥哥其实很温柔呢。”

       “什……”ankh惊讶的回头,才发现小男孩脸上的委屈早已不见踪影。“太狡猾了!”意识到自己被一个小屁孩给套路了,ankh有些恼羞成怒,正想发作时却被脑内一闪而过的想法吓了一跳。

       和映司一样是个狡猾的家伙!

       “大哥哥你一定是遇到了伤心的事吧。不要担心,明天一定会好起来的!”男孩咧嘴露出两排白牙,很自信笑着。有一瞬间,ankh以为自己看到了映司那张傻脸,微翘的发尾、浅浅的酒窝和那双闪闪发光的双眼流露出的对“明天”的坚信。

       ankh还没回过神,小男孩的父母已经开始远远的呼唤自己的孩子,小男孩简单的道了声别就跑开了。

       “明天一定会更好的!”这是小男孩那晚对ankh说的最后一句话。
    
      
       在空无一人的广场上,ankh独自一人坐在石凳上发呆,指腹轻轻摩裟着发箍的边缘,然后很不自然的将它带了起来。那年映司看见自己头上被迫带上格格不入的恶魔角时的笑脸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当时的自己几乎恨不得将那副嘴脸撕破,可如今,居然有点想念那个爽朗的笑声了啊。

       昏黄的路灯突然闪了几下,一瞬的黑暗过后,石凳上已是空无一人,寂静的广场上只剩下扰人的虫鸣,落在地上的发箍不知何时已不再发出光芒了。

评论(12)

热度(17)